零星_想要甜点岚黄昏零天使桃

更新缓慢,谨慎跳坑







这里零星,ES厨,刀剑厨,凹凸厨欢迎勾搭(。・ω・。)ノ♡
CP杂食有时候雷点泪点萌点都和奇怪,会莫名其妙萌上冷CP,不吃ALL向的一切CP

Just a car(上)

Just a car
想写毛真
写着写着凛泉也一起写了
觉得自己没救了
ABO世界观
原作向大概
不保证逻辑性
如果你看到了泉真,请大声跟我念
毛真凛泉大法好!
(泉真真的是纯友情向你相信我)
OK?
Go→
1.
游木真是omega这件事除了濑名泉知道之外就只有衣更真绪和朔间凛月知道了。
事实上,这三个人会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一个意外。
那天,濑名泉动用他的游君监视网找到了待在一间无人练习室的游木真。好巧不巧的是,当时游木真是因为发情期将近才来到练习室的,他本想想自己吃点抑制剂。可是濑名泉突然打开了练习室的门,这把他吓得手一抖——泡好抑制剂的水杯掉到了地下。
完蛋了。
当时游木真的心里只有这三个字。
因为抑制剂洒了的原因,游木真进入发情期后,信息素开始不受控制的散发出来。一旁的濑名泉也愣住了,因为他自己也是个omega啊!
第一反应就是把练习室的门关起来,锁好。
然后他就被游木真的信息素激的腿一软,靠着墙坐在地上小声喘息着。
在树上睡觉刚刚醒来的朔间凛月透过窗户看到了满脸潮红的濑名泉和游木真,基本上能够猜出来发生了什么,直接从树上下来奔向练习室。
而来找朔间凛月的衣更真绪看到朔间凛月这么有精神也有点惊讶,跟着去了练习室。
练习室里的游木真虽然有点晕乎乎的,但这不妨碍他惊讶:“唔……泉前辈原来是……”
“现在不是注意这个的时候吧,游君!”濑名泉提醒游木真注意他们现在的情况,“呼……游君和我现在可是…哈……等同于被困在这里哦?”
本来濑名泉的发情期差不多就在一个星期后,收到游木真的信息素影响,直接提前了。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游木真默默移动到濑名泉身边坐下,和他一起靠着墙壁。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有个人在身边更有安全感……吧?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的意识都渐渐模糊了,这样下去天知道他们两个omega会干出什么。
“好像、有人来了……?”
背后冰凉的墙壁没有减少身上源源不断的燥热感,反而更加清晰的听见了楼道上的脚步声。从声音看,应该是两人。
“喂,凛月,快点啊!跑不动了?”
“呼哧……不是到了吗,真~绪就不要再说话了…呼…”
“啊……锁住了……”
“给,发卡,上次去便利店买东西的赠品。”
“呼呼……真~绪真的像魔法师一样呢♪”
朔间凛月的话音刚落,门锁就发出了“咔哒”一声。
“稍微小心点开门,”衣更真绪提醒了一下自己的幼驯染,“门开太大的话信息素都跑出来就不好了。”
“这种常识就算是我这种老爷爷都知道哦,不用真~绪提醒。”
朔间凛月用手轻轻把门推开了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刚刚推开门,两种信息素的味道混杂在一起扑面而来。
不得不说,这感觉真是刺激。
衣更真绪在朔间凛月进去之后也跟着进了练习室,顺手关上了门。
然后两人都被面前的场景吓了一跳——两个omega搂在一起接吻的画面不能更震撼。
愣了一下,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同时反应过来。两人把濑名泉和游木真拉开,一个抱起濑名泉,一个扶起游木真。
朔间凛月闻着濑名泉身上不断散发出的风铃草的香味,皱了皱眉,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紫罗兰。
两种花香交织在一起,濑名泉觉得自己清醒了一些。
而衣更真绪为了防止两个alpha的信息素起冲突,先给游木真喂了一点抑制剂,然后根据自己的记忆把他带到了一间暂时无人使用了练习室。
游木真的眼镜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应该是在刚才不小心弄掉的。
因为没有眼镜,再加上发情期,他的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看清眼前人酒红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
“衣更君……?”
“嗯,是我。”衣更真绪点点头,凑近了问游木真,“真,你怎么没带抑制剂?”
“本来是带了的,结果泉前辈突然……”
好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那现在呢,真你打算怎么办?”衣更真绪问出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这让气氛又陷入了冷场。
已经进入了发情期,再吃抑制剂也只有缓解作用,而且药效过后反弹来的更强烈。
眼下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暂时标记了。
“总之……衣更君你先出去一下……”游木真现在很尴尬,衣更真绪因为太关心游木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alpha此时对游木真的杀伤力有多大。
‘再不让衣更君赶紧离开的话,我就……’游木真欲哭无泪。
“啊……”衣更真绪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尴尬的揉了揉鼻子,“那我先出去了,自己一个人要注意啊。”
门被关上了。
虽然衣更真绪走了,但是他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还在。
清凉的薄荷味充斥在游木真的鼻尖,没来由的让他兴奋,脑子里已经炸成了烟花。
他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办不到。
天知道,当时他让自己没有失态的直接抱住衣更真绪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门外的衣更真绪也好不到哪里去,当他意识到刚才的情况时,他的周围也飘荡着浓烈的天竺葵的香味,让他不自觉的跟着散发信息素了。
游木真的体温还停留在他的指尖,压抑的喘息还回荡在他的耳畔。
——TBC——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怎么把这辆车顺理成章的开下去呢π_π

最后的最后让我嚎一句
吃凛泉的太太们来吃毛真吗!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