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星_想要甜点岚黄昏零天使桃

更新缓慢,谨慎跳坑







这里零星,ES厨,刀剑厨,凹凸厨欢迎勾搭(。・ω・。)ノ♡
CP杂食有时候雷点泪点萌点都和奇怪,会莫名其妙萌上冷CP,不吃ALL向的一切CP

【AOTU/嘉瑞嘉】最后一战

本文又名《好想急死你》
原著背景
嘉瑞双向暗恋,都心知肚明,但就是不说。
旁人以为他们已经交往了,也不说。

虽说是嘉瑞嘉但是我还是吃嘉瑞,所以就不打对家tag了


狂风裹挟着沙石撞进山谷,发出低沉的怒号。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人面对面僵持着。这届凹凸大赛,虽然决赛之时意外颇多,但最终还是与往届一样,迎来了落幕。

金没能改变这场大赛,延续了几百年的赛制没有那么轻易被撼动,他终归还是失败了。格瑞不会忘记,最后在被回收之际,他扬起一抹苦笑对自己说:“真遗憾啊,格瑞。”眼底满是歉意——就好像他真的做错了什么一样。然后,永远沉睡在了这颗美丽又残酷的星球上。而格瑞也又一次的失去了家人——金和秋是他所认同的“家人”。而面前这人,大概也算是其中一位吧?

格瑞并不是太清楚他与嘉德罗斯的关系算是什么,他在感情这方面的知识少的可怜。但是他依然觉得两人这样的关系应当被称做“恋人”——尽管这意味着他可能要亲手了结掉这位重要的“家人”。

不应该是这样。

有一个声音在心底这么说着。

你们不应相遇,你们原本就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他是圣空的王,最接近神的存在;而你只是一个四海为家的独行者。

这大概就是命运的玩笑吧。

一时间,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句话;同时,也坚定了内心的某个想法。

我会记得我的生命中有过这样一位恋人,尽管这段关系马上就要结束了。格瑞用这句话结束了自己的神游,他定了定神,将目光重新汇集到嘉德罗斯身上。

在先前的战斗中,二人都未拼尽全力。他们之间没有一个字的交流,却保持着一种默契,都不约而同的留了后手。不过由于战斗持续的时间着实不短,此时两人的体力都被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于是他们就隔着数米远僵持着恢复体力,格瑞这才有那点时间来思考。

“嘉德罗斯。”格瑞突然出了声,他知道嘉德罗斯在等他开口。

“是时候做个了解了。”句尾好像被风撕碎。

嘉德罗斯却没有接话,他只是将望着山壁的视线收回,转移到格瑞身上,直勾勾的盯着格瑞的眼睛。他鎏金色的瞳孔里沉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不过距离有些远,再加上眼前不断略过的沙石,格瑞看不真切,他只知道那里面蕴藏的感情足以将他融化殆尽。

又是一段长久的沉默。

最后还是嘉德罗斯率先出手,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句话:“那就如你所愿。可不要让我失望啊,格瑞——!”后半句话消散在风中。

除了他们本人以外,谁也不知道这场战斗后期的情形——凡是进得去的活物和机器,都在下一个瞬间被尽数摧毁。

丹尼尔坐在指挥中心的主位上,脊背挺得笔直。如果不是他的眼睛还在眨动的话真让人以为他是一座雕像。他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显示屏上的一片白色,这是大赛后期必然会出现的情况,连裁判球们都已经由原来的震惊转变为现在的淡定了。虽然这次收到波及的范围要更广一些,但正如开头所说,与往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除了裁判球以外,谁都没有在意这场战斗到底持续了多久,两人穷尽手段,最后终于分出了胜负。

随着显示屏一个个被修复,所有人这才看清了两人的状况。目前看来,两人情况都不太妙。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从中间被一分为二,无法使用;格瑞的烈斩更是散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化为元力逐渐消散。两人都浑身是伤,能明显观察到的是格瑞的左手无力的垂在身侧,脸上一道血痕由脸颊一直延伸到接近耳根的位置。他把身体的中心压在左边,右脚似乎不便于发力。嘉德罗斯右臂上的一道伤口最为狰狞,甚至能从中看到他体内机械的运作(他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像是一个人造人了)。不过最致命的还是颈侧的一道伤痕,应该是被烈斩蹭到留下的,因为他那一边鬓角的发丝短了一截。嘉德罗斯脸上的星星贴纸不知道掉到了哪里,脖子上和腰上的围巾早就跟着格瑞的头带一起断成几段落在地上被风卷走了。

“你赢了,嘉德罗斯。”这是在这场战斗中格瑞说的第二句话。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仰面倒在地上,似乎是准备接受最后的制裁。

“不。”嘉德罗斯咧开嘴,笑得还是那么张狂,一如他以前与格瑞交手时那样,“算平手,你永远都别想逃。”

格瑞闻言,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弧度,这是他给嘉德罗斯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笑。在化为数据之前,他微微偏过头对嘉德罗斯无声的说——

我等着。

“恭喜本届凹凸大赛参赛者『嘉德罗斯』获得最后的胜利,请说出你的愿望。”

“我希望——”

几个月后。

“喂,你就是排行榜第二的格瑞吧,来和我打一架!”我找到你了。

“不要。”这人谁啊。

——我希望回到四个月之前,本届凹凸大赛还没开始的时候。

嘉德罗斯知道,格瑞所谓的“做个了结”是想说,不论是凹凸大赛还是两人这段暧昧不明的关系都该结束了。所以他告诉格瑞——如你所愿。

格瑞知道嘉德罗斯不是会让步的人,给他机会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但他最后有那么一瞬间下不了手,他最后还是对“家人”心软了。这种心软战斗中是致命的,所以他告诉嘉德罗斯——你赢了。

其实除了嘉德罗斯本人之外,没人知道他那句没说完的话是“这是我一生仅有一次的妥协。”所以最后他告诉格瑞——你永远都别想逃(我不会再放手了)。

END

评论(2)

热度(16)